购彩现金网

ECFA十年有感 台湾商银教父现在最伤神这事…

购彩现金网
购彩现金网(www.zalkino.com)是一家具有非常高的权威性的娱乐平台,全程的检测者参与保证中任何一个游戏环节都是公平、公正的,想要参与游戏的朋友仅仅需要在即可。

经济日报 /

陈怡慈、刘秀珍、戴瑞芬/专题报导

北富银董事长陈圣德 。记者曾吉松/摄影

两岸签署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将在今(29)日届满十周年,身为ECFA服务贸易早期收获计画(简称服贸早收)亮点之一的金融业,十年来起了很大变化。台北富邦银行董事长陈圣德接受本报专访时提醒,业者思考自身战略时,必须强化海外市场,尤其是非华人圈的经营能力,才能走出现阶段「前有断崖、后有追兵、国内整并无望」的处境。

现年66岁的陈圣德,历经花旗集团台湾区负责人、中国信托金控总经理、新加坡淡马锡旗下富登控股北亚及大中华区总经理,目前兼任统一企业中国控股独立董事,为国内银行界地位崇高的两岸金融专家。

ECFA迎来签署十周年,经济日报专访陈圣德,他强调,ECFA开启了台湾金融业参与大陆金融市场的大门,也为先到的广大台商及台籍员工提供了熟悉的服务。如果2010两岸没有签署ECFA,今日一定不会有这样规模的部署,也失去对大陆市场直接探索的机会。

陈圣德指出,这些为数众多、精力十足的大小台商企业家,在异乡安营立寨、全心投入,为台湾创造了许多世界第一。如今有些带着资金、技术回到台湾,但也有许多继续在当地茁壮、深耕大陆,并扩散到东南亚各地,这些都为台资金融业的区域化发展奠定基础。

「我们应该珍惜这个契机」,环顾亚洲,甚至全世界,这也是少见的现象,除了为他们的成就喝采,也期许富邦和金融同业共同努力提升海外经营能力,做为支持台商永续发展的最佳后盾。

回顾2010年两岸签署ECFA之前,台湾整体经济跟大陆的关系就非常紧密,「大家猜测总共有8万家台湾厂商在大陆、超过2,000亿美元的投资,介入的程度非常深」。

台资企业前仆后继西进,有其时代背景。1985年,美、日、英、法、西德等五国签署广场协议(Plaza Accord),新台币对美元面临庞大升值压力,从年平均39.85元兑1美元狂升到1989年的年均价26.4元。新台币大幅升值,让很多基层的台湾制造商外移到大陆,「很多到福建、到广东去了,那是第一批台湾移出去的产业」。

时至1990年,新台币升势暂缓,人民币对美元却开始贬值,从年平均4.7832元兑1美元,剧贬到1993年的年均价8.6805元。「这期间,台湾不少电子业都移过去了,像鸿海就是1992年到广东深圳成立富士康精密组件厂」。

1995年后的十年期间,人民币持稳在8.3元左右,中国变成世界工厂,台商西进依旧络绎不绝。2000年后,中国不但稳居世界工厂,随着人均所得提升,消费市场更是魅力无穷,来自台湾的快消品三雄:统一、康师傅、旺旺,也都把握机会在大陆占有重要一席。

相较台资企业布局大陆既多且深,台资金融业最早进到大陆,却是迟至2008年,首例为富邦金控取道子公司富邦银行(香港)获准参股大陆的厦门市商业银行19.99%股权。「那时候常常讲,『大经贸、小金融』,金融是在后面追赶的」。

眼看企业客户都到大陆发展了,身为被高度监管的特许行业,金融业好不容易盼来了2010年ECFA金融早收的市场准入机会,各家莫不跃跃欲试。十年下来,已有16家台资银行在大陆开了24家分行、五家子行。陈圣德说,这还只是ECFA早收部分的成果,不含已经签署但后来卡关在立法院的服贸协议,原本打算开放的部分。

北富银董事长陈圣德 。记者曾吉松/摄影陈圣德是在2005年加入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淡马锡是大陆引进外资改革银行业体质的指标案例之一。他受访时回忆,加入淡马锡这家知名的新加坡主权基金之前,中国已把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的呆帐剥离出来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承接。大陆把四大国有银行的体质整理得乾乾净净的,在外资总持股不能超过25%、单一不能超过20%的规定下,积极向外资战略投资人招手。

淡马锡当时先后参股了中国建设银行6%、中国银行4.59%,外资战略投资人参股陆资银行,非仅坐等这些银行IPO(股票初次公开发行)后大赚一笔,「像我当时在淡马锡,我们投资建行,就要负责教他们财富管理、中小企业、公司治理、风险管理」。

那是中国银行业的吸收期,造成他们快速成长。

北富银董事长陈圣德 。记者曾吉松/摄影

他感慨,「我们现在检讨ECFA的时候,大家常说台湾的银行去了16家,在那边就赚这么一点钱,觉得好像中国市场没有赚头,可是我看到那些中国同业,这些年来,尤其像建行这种领导型的,成长真是惊人,已经变成世界上重要的金融机构了」。

以国内银行业长期关注的招商银行为例,招行是中国第一家做消费金融的银行,曾因国内银行协助建置信用卡业务及广招台湾人才而茁壮。陈圣德说,2003到2005年间,招商银行的市值不会比国内主要银行大多少;时至今日,招行已是家市值约1,300亿美元的银行,大过台湾最大的国泰、富邦、中信三家金控加总市值的两倍。

「台湾人会不会从ECFA得到非常大的利益,在于我们的能力有多好,因为他们是变化非常快的」。金融业西进不是人人都能得利,从陈圣德的观察,参股的人大部分都得利,独自经营的大概就是勉强。至于参股陆资银行这条路,随着两岸金融业的规模差距扩大,「参股大的,我认为时机已经过去了」。

陈圣德说,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大陆提了个主轴叫「新基建」,基本上就是打造以5G带动数据为主的新消费的大经济,推动金融快速变化,但2018年开启的美中争霸战,从贸易打到科技眼看快波及金融,在陈圣德看来,无论下一届的美国总统由谁胜出,美国对中国的压制都不太可能改变。

也因如此,尽管大陆仍是重要市场,「在风险报酬平衡考虑之下,台湾银行业的大陆发展,一定会日益谨慎,而我们能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更是耐人寻味的」。

台资金融业如何在两岸差距扩大,及美中对峙的迷濛前景中,走出清楚的发展战略?陈圣德的想法是,必须强化海外市场,尤其是「对东南亚当地客户」的经营能力。

台湾有36家本国银行,多年来常被业者形容「overbanking(家数过多)」、存放款利差之低全球名列前茅,陈圣德则是说出了实话。「大家都抱怨这市场不容易赚钱,可是仔细一看ROE(股东权益报酬率),其实都还有10%到12%」。

相较之下,台资金融机构在海外市场的ROE,表现都不如台湾本地。「整个台湾的金融界,我们大家的成绩单并不好」。

台资金融业为何非走到海外不可?陈圣德说,前有断崖、后有追兵、国内整并又无望,要成长只能想办法走到海外,但大陆又充满了风险,包括政治的风险。

台资金融业长年来,老把服务台商挂嘴边,但陈圣德提醒,台商群聚规模只出现在海外几个地方:大陆、香港,越南而已。这些情势都让台资金融业无从选择,「我们一定得要经营不是台商的那些客户」。

陈圣德最近常看日本、韩国等的银行业资料,危机感油然而生。那是个前有断崖的局势。日本、韩国的银行,因为人口结构老化、投资人看不到前景,平均股价净值比(P/B)已经低到不及0.5倍。

国内的银行业如果不改变,目前股价净值比虽然还有一倍左右,但以后可能伴随人口老化而步入日、韩后尘,「valuation(市值)掉了以后,你的扩张能力就降低了」。

层出不穷的FinTech(金融科技)公司、甚至科技巨擘都想进到金融领域来分杯羹,也让金融业者难以长期安逸。这些FinTech公司,「每一个都拿不走我们的全部,可是每家都非常聚焦,针对客户的单一痛点来解决一件事情。问题是它有很多家」。

规模对金融业是重要的,国内银行业的整并实际不容易推动。他分析,存、放款市占率一半握在政府掌控的公股行库手上,;另外一半握在大型的民营家族银行手上,大家都不会轻易地出售持股。在今天的政治环境下,政府主动推动市场整并也不太容易。

陈圣德说,「台湾的制造业可以由区域性的制造业、成长为世界级的制造业,这点我们已经证明了。现在我们要证明的是,台湾的金融服务业也可以变成区域性的服务业,这是我们大家的考题」。

台湾的商业银行教父,现在每天最想解的,就是这道考题。

把Money省下来!2020聪明报税全攻略

北富银董事长陈圣德 。记者曾吉松/摄影

▪还没报税吗?这些新制帮你省荷包 ▪报税只到月底!何时才可以拿到退税? ▪懒得跑国税局…线上报税工具都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