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丰田-丰田此次与宁德时代达成“深度合作-新闻发布会视频

  • 时间:

立秋吃什么

此外,豐田方面表示,兩家公司還開始就一系列領域展開談判,包括合作電池的新技術開發、再利用以及回收。

固態鋰電池相比于傳統鋰電池,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其電解質從原來的的電解液變成了固態的電解質,讓電池體積大大降低,能量密度大幅提升。

據悉,寧德時代在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三年的動力電池產量分別為2.19GWh、6.80GWh、11.84GWh,營業收入分別為57.03億元、148.79億元、199.97億元,資產總額分別為86.73 億元、285.88億元及496.63億元。

豐田的「貪心」得益於混合動力技術的深耕,在電機部分,豐田已經有着非常深厚的技術積累。

同時,市場也不會等人。畢竟純電動路線已在全球興起,德系三巨頭也已確立了純電動的發展路線。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與蔚來深度合作,進入大眾、北汽、長安等車企的聯合供應體系,更將在新能源領域佔領先發優勢。

據功夫AUTO了解,僅2018年,寧德時代就先後與東風、廣汽、寶馬、江鈴、吉利成立合資公司,成為了在動力電池領域與車企合資建廠最多的企業。

寧德時代的 「朋友圈」擴張版圖在國外競爭對手加速入華的背景下,寧德時代選擇了大量捆綁車企構築「護城河」。

在純電動車領域,原本就不佔優勢的豐田,為了獲得領先優勢,勢必在聯手寧德時代的同時,加速研發固態電池(最終的目的是為了儘快實現自家氫燃料電池車的普及)。

但從大環境來看,在補貼歸零的背景下,「合資」將是常態,而市場也變得越來越集中。

因而,豐田此次與寧德時代達成「深度合作」,便是為了提速電動化轉型,可謂是下一步布局中國乃至於全球新能源市場的關鍵之舉。

目前,寧德時代已與上汽、東風、廣汽、寶馬、江鈴、吉利、比亞迪等企業進行了「聯姻」,成為了在動力電池領域與車企合資建廠最多的企業。

可以說,寧德時代取得這份成績不僅在於其本身實力,更得益於汽車巨頭們的助攻。

字數雖然不多,但豐田與寧德時代的此次合作,相較於前些日子傳出的「電池供應商」說法,或許更深一個層次。

那麼,于兩者而言,此次合作到底有何種影響?而合作背後,兩者又「謀求」些什麼?

從寧德時代角度來看,與車企建立合資公司,能夠提前綁定未來訂單、鎖定行業地位。對車企來說,電池占電動車生產成本近40%,合資也擁有重要原料的穩定供應商。

如今,隨着寧德時代再度攜手巨頭豐田,不僅將進一步加強自身在電池領域的話語權,同時實現與傳統車企的「深度綁定」,布局整個新能源汽車的下游整車廠商,進一步鞏固其行業「霸主」地位。

呂氏春秋有雲:「萬人操弓,共射一招,招無不中。」

據功夫AUTO了解,豐田在固態電池領域的專利數量,在2年前就已經達到了30多項,遠超于其它廠商。

豐田牽手寧德時代,兩者在自個心底都各有一套「小九九」。

同時,隨着新能源市場的價格戰加劇,動力電池領域的競爭也將來得更加兇猛。

另外傳統鋰電池由於採用液態電解質,該物質在高溫下會氧化分解、產生氣體、發生燃燒等安全問題。而固態鋰電池則不會出現這些問題,安全性更高。

 

試想,如若豐田明年如期拿出了可商用化的固態電池,屆時憑藉固態電池的獨有優勢,勢必將大大衝擊傳統鋰電池車型。

不過新能源車技術的關鍵核心還在於電池,豐田僅靠目前的電池技術,若想進一步加速純電動化進程,尚且十分「吃力」。

除了牽手寧德時代發展傳統鋰電池之外,豐田仍「執着」的埋身於固態電池領域。

這句話,用來形容昨天寧德時代與豐田的合作,似乎頗為合適。而這其中,「招」便是指整個新能源市場。

去年第三季度,豐田宣布將於2020年實現固態電池商業化。

因此,豐田在電池領域的「雙輪戰略」,足以表現其在全球新能源市場的「貪心」,更不可謂不高。

7月17日,寧德時代與豐田共同宣布,兩者在新能源汽車(NEV)動力電池的穩定供給和發展進化領域建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

今日关键词:胡歌薛佳凝聚餐